2019年06月12日  星期三
花石何峰是我家

  赵阳

醉秋八版本.jpg

  醉秋 赵阳 摄

八版金秋  赵阳 摄.JPG

  从马鬃岭景区出来,已是下午两点多钟。赶紧开车来到花石乡大湾村,见村头一株大银杏下有家“农家乐”,停车安排午餐。就在喝水等饭的当口,我发现同行的文友拎个方便袋,蹲在大银杏树下拣起了白果。近前一看,原来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。我问旁边晒太阳的村民,这树谁家的?村民答,老生产队的。我又问,这一地的白果,也没人收?村民答,脚踩垫地的,山里头到处都是,没人稀罕。听他这么一说,我放下茶杯,弯腰帮着文友也拣了起来。银杏树下白果虽多,但树叶更多。其实我更喜欢银杏的叶子,浓郁的黄,散发着清香。如果让我挑选,我倒更愿把这些美丽的树叶带回去。不一会袋子满了,饭也烧好了。菜是“小吊锅”,酒是“小吊酒”,菜香酒香,但下午还要采风,不敢贪杯,吃了饭结账,女老板却要我们“看着给就成”。我们递过去两张百元面钞,人家只收了一张。

  大湾村对面就是有名的十二檀古茶寨,座落在仙居山脚下,掩映在一片古树林中。跨过遍地花石的白水河,从村头土地庙前走过,有村民扶着犁梢,吆喝着一条大牯牛,正在收割后的空地里犁田。村口,十几株古檀分立道路两边,巨干挺拔,虬枝如蟒,老根斑驳,破岩穿石。走近看,每株树上都悬挂了铭牌:“茶印年轮”“黛色参天”“古树寸泓”“鹤栖老树”“檀古茶香”等。我们先没进村,绕着村落从外围走了一圈。古茶寨依山傍水,确实是块难觅的风水宝地。山上茂密的翠竹林,从北、东、西三面把村落环抱其中。山坡与寨墙之间,是村民的菜园,种着芫荽、葱、蒜、高秆白等时令蔬菜,一位年逾五十的老汉在一片空地上忙乎着。我们与他搭讪,他说是在种天麻。老人有三个孩子,都去了南方务工,只在春节期间回来几天。虽然孩子不在家,但家里的田地一亩也未荒芜,靠溪边的栽了茶树,挨寨子的种了菜,土头不好的地方就见缝插针育上天麻,“收成还不差。”老人指着寨东头一排新建的别墅群说,他家今年也新盖了房,准备外面挣不到钱了,就叫孩子们回来继续种地。

  十二檀古茶寨历史悠久,古时建有石佛寺,香火旺盛。唐代以后,当地旺族汪氏在此经营茶肆生意,世代繁衍。古茶寨虽历经风雨沧桑,饱受战火兵燹侵袭,仍保存至今。穿过幽深的弄堂,走过宽阔的庭院,跨过高高的门楼,品鉴石门楣上精美绝仑的凤凰图案,欣赏八字梁上巧夺天工的龙纹木雕,我们惊叹大山深处还有这么一块“桃花源”“藏在深闺”。虽大多建筑已是残垣断壁,但仍看得出曾经的辉煌和奢华。

  古茶寨门前晒满了地里刚收上来的天麻。几个老人穿着偏衫,扎着髻,坐在一起拉着闲呱。见有人来,问我们来自哪里,是做什么的?我们一一作答后,老人很热心地指点道,寨东头有处“马蹄石”,值得一看。踏着小径穿过一块茶山,果然看见两株杂树下兀立着一块巨石,光秃秃的寸草不生,像极了马蹄。只可惜天长日久电闪雷击,不知什么时候石体炸开了纵横交错的几道裂痕。人常说“水滴石穿”,看来确实造化弄人,凡事皆有可能。

  古茶寨东头有一户人家正在建设新别墅,看罢马蹄石回来正好路过,见几个工匠在用鹅卵石垒砌院墙。那石头黑白相间,油光水滑,质地坚硬,垒在一起十分别致。这些石头都是就地取材,从旁边的白水河里捞来,花石乡因盛产这样的“花石”而得名。其中有块石头,面若脸盆,白底正面显现出黑色的草书“忍”字,惟妙惟肖,鬼斧神工,十分惹人喜爱。上去搬了下试试轻重,一个人却难以撼动,只好忍痛割爱,由工匠砌进墙中。

  我们这趟进山,主要目的除游览马鬃岭外,还准备去大湾村干冲村民组探古。干冲是文友从网上意外淘得的讯息,说是处在海拔950米的高山,“白云深处有人家”,是一处保存完整具有原始农耕生活风情的古民居。我们见时间不早,赶忙问了方向,沿着一条刚修好的水泥路,向深山里摸去。走在盘山道上,车子一会儿头昂得看不见路,一会儿又连续几个急弯,旁边就是悬崖峭壁,我坐在副驾驶位上,吓得心脏都要从嘴巴里跳了出来。“心急吃不得热豆腐”,这话一点不假,急马三枪地跑了半个多小时,前面却没了路。下车问过路的山民,才知道走错了路,干冲应在另一座山上。好不容易掉转车头回到山下,找到正确的上山路头后,我们一下傻了眼:通往干冲的路,小汽车根本开不上去!

  一通折腾后,已是下午五点多钟。山里的天黑得早,我们商议了一下,觉得跑了一天都累得不行,不如下山修整一下,明天再来时间充裕些。到哪里休息呢?近年来当地村民依托蓬勃发展的旅游业,兴办了不少小旅馆,我们就住小旅馆体验一把!来到花石乡政府旁边一家洁净的旅社住下后,我们到乡政府食堂安排晚餐,巧遇以前随省作协来采风时结识的一名乡干。乡干很豪爽,说什么也不让我们结账,我们很是过意不去。这就是山里人,淳朴、真诚、热忱,虽只半面之交,却已胜似挚友。

  翌日,我们把车开到山脚下,然后开始徒步登山。看得出来,脚下的路新拓宽不久,虽然足够一车行驶,但因下面的路基属就地取材,垫了厚厚的砂石,走上去十分松软,一般的汽车根本无法上来。山路陡峭,足有四十五度的坡,我们伸着头,双手拄着膝盖前行。走上一、两百米的距离,浑身就汗个湿透,需要停下喘一会气。好在沿途景致绝美,走一走,看一看,两不耽误。一上山的地方,大片的竹林,竹林旁边就是小溪,溪水清澈,卵石琳琅,清泉石上流,透过青翠的竹林看过去,别有一番韵味。上到半山腰,坡度稍缓,漫山遍野都是清一色的马尾松,衬着嶙峋起伏的山峰,形成一幅幅精美的山水画屏。再往上,在两峰的连接处,我们转到另一座山上。就是这么奇妙,一个弯一拐,山风明显大了起来,林木也变成了乌桕、橡栗、三角枫等杂树,山路坡度陡然又大了许多。再一个弯道拐过,一阵阵雄鸡的鸣唱和白鹅的欢歌飘将过来。循声望去,几幢起脊的老式民居依稀可见,黄墙黑瓦,耸立在高山之颠,特行独立,飘荡着袅袅炊烟,恍若仙山琼阁。我们加快脚步,来到村口的古树下,碰见一位二十来岁的山民。小伙子姓陈,本在上海务工,家中祖母过世,丧事处理后正准备回去。听说我们是专门从城里来采风的,小陈很高兴,热情地拉着我们去他家喝茶。我们谢绝了他的好意,说,还是先看看老屋吧。小陈就充当了向导,领着我们一家家参观。他告诉我们,干冲村民组约十来户人家,都是陈姓,供一个祖先,是明朝时躲避战乱迁居到这里的。这些年,年轻人都外出务工或搬到山下居住了,只剩下老人在山上看家。说是看家,其实家家户户门都开着,由着到处散放的鸡鸭鹅这家进、那家出,“咯咯咯”“嘎嘎嘎”……悠哉游哉地觅食巡睃。好像每家都养有猫狗,皮毛光滑,活泼可爱,围在主人脚边窜来窜去,一点也不怕生人。进屋参观,家家堂屋都布置有火塘,炭火红红,室内温暖如春。火塘上面吊着茶罐,主人围坐在旁边吃饭。小陈解释说,山上比山下寒冷,干冲早就到了冬季,老人们喜欢安静,一般白天也不出去,俗称“猫冬”。“猫冬”时,一般一天就吃两顿饭。由于火塘经年累月烟熏火燎,屋内墙壁浓黑似漆,与外壁的深黄形成强烈的反差。我们进屋后,约有一、两分钟才适应了屋内的光线。

  从村落里转出来,小陈又领着我们转到民居后山上的古树林里。从彼角度,干冲村民组尽收眼底。幽深狭长的巷道,回字型的小院,每家每户门口清一色的青石板台阶,错落有致地布置在一片约四、五亩的平地上。估计是因为运料上山困难,干冲所有的房屋,全部是黄泥土坯、土窑小瓦,最新的至少也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修建。身边,数百株老树的叶子已经落尽,树桠上架满了大大小小的鸟巢,一群山喜鹊不断地飞上飞下,偷吃山民晾晒在家门前的山货。树下,是一蓬蓬的灌木,绵延到崖下,高高矮矮,阻挡着我们的脚步。小陈说,这就是大别山的映山红,欢迎明年春天来看。我的目光却已游移到连绵的群山,心想这大山深处,不知还藏了多少像干冲这样宁静恬静的地方?如果有可能,真想在这里买上二分地,盖上一间房,以云为伴,与松结友,“不知魏晋”地当上个桃花源人!

 

游山玩水开启避暑之旅⊙花石何峰是我家⊙让脚步慢下来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
 选择年月
<2019年6月>
周日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
2627282930311
2345678
9101112131415
16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30123456
版权声明:本网尊重知识产权,任何单位、组织或个人转载本网站所发布的内容时必须注明作者信息及出处,且未经许可不得用于任何商业行为。关于版权问题,本网保留依法 追究转载者法律责任的权利。特此声明。
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:皖西日报社
皖西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、建立镜像
投稿电话:0564-3284422 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 经营许可证编号:皖ICP备0600264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