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06月12日  星期三
抬杠店

  王斯挺

  明朝年间,六安龙穴山下有一个特殊的店子,它既不做买,也不做卖,老板专门与人打赌抬杠为营业。店前挂一方招牌幌子,上曰“杠抬四海,赌打天下。”凡是过往行人经过此店,大多要用金银财物来打赌,抬个输赢。因此,路人把此店称做“抬杠店。”

  这年腊月二十三,一位在庐江员外家教书的宋大先生撤馆(放假)回家过年。宋大先生骑着一匹老马,揣着二十两学俸银,走到龙穴山下,多远就望见这十分招眼的抬杠店幌子。

  宋大先生跳下马来,望见那幌子上的文字,心中想道:我在庐江员外家教书多年,也是饱读诗书、博学多才的人了,没见过在这小地方还有这么吹大牛的。待我来教训教训他。便高声朝着店内喊道:“店家,本先生今天与你抬一杠。”

  杠老板打量一下来人:身穿黑皂袍,头戴瓜皮帽,眼镜卡眉梢。便嘲笑说:“呵呵,看样子你是个教书先生吧?看你也没有多少钱,这点钱还是留着回家过年吧。”宋大先生哪里能听这话刺激,便说:“你这个山野之民,草棵葫芦,今天本先生来教训你一番!就拿我这二十两纹银跟你抬上一杠。”杠老板轻蔑地说:“看你是个穷教书的,就让你三分。你先出杠。”宋大先生看到身边的枣红马,灵机一动,便脱口而出:“风刮马尾千条线。”说罢心想,我看你怎么数得过来,杠老板这下你输定了!

  宋大先生正在得意时,只见杠老板拿起菜刀就朝马的尾巴砍去。

  宋大先生慌了,忙阻拦道:“怎么能砍我的马尾巴啊?砍了马尾巴,我的马不就死了吗?”

  杠老板哈哈一笑:“你不是说风刮马尾千条线吗?我砍下来数一数可是千条线。你不给砍,你的杠就输了”宋大先生只得认输,二十两纹银归了杠老板。

  傍晚,宋大先生骑着那匹老马,垂头丧气回到了家中。早在家里等候的老婆孩子见宋大先生回来一言不发,闷闷不乐,也不知道咋回事。再三追问,这才道出原委。弟弟二栓子听罢说道:“老大你只会教个老实书。你把这马借给我用一下,让我去会会这个刁钻的抬杠老板。”

  第二天蒙蒙亮,老二骑上老大的那匹老马,来到抬杠店。杠老板一看暗喜道:这要过年了,又一个送财的来了。

  二栓子拱手道:“大爷我今天不跟你抬金子,也不跟你抬银子。”

  杠老板一听三分纳闷:“那你要抬什么?”

  只见老二用手往头上一比划:“咱今天跟你抬这个。”

  “脑袋啊!”杠老板不禁哈哈大笑:“你小子是疯子吧?有什么能耐跟我抬这个天杠!好吧,你出杠吧,如果我输了,我的脑袋归你,如果你杠输了,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”。

  两人立下字据后,只听老二手指杠老板高声说道:“我说你脑袋瓜有两斤半!”

  杠老板哪里受过如此羞辱,随即怒回道:“胡说!”

  二栓子未等杠老板反应过来,伸刀就朝杠老板脑袋说道:“不信砍下称称!”

  杠老板本能地护着脑袋回道:“你砍了我的脑袋我还能活吗?你这是大白天杀人,来人,把这小子绑起来,我要到官府去告你!”

  只见二栓子不慌不忙说:“杠老板,你不能回答我的杠,你的杠输了,看看你这幌子上写的,‘杠抬四海,赌打天下’,你身为江湖好汉,信义天下,怎么能出尔反尔!”

  杠老板自知理亏,口气便软了下来,随即拿了一百两银子把与二栓子。

  老二得了这一百两银子,回到家,正见宋大先生正在裁纸写春联,二栓子便说:“老大,今年的春联你别写了,我来写。”老大笑着说:“你大字不识半箩筐,能写什么啊?”这老二也不由分说,夺过毛笔就“写”起来了。只见他在上联的纸上从上到下,粗粗的一笔拉下,又在下联的纸上划上许多的勾勾。

  老二道:“上联:一根大棍赶走四方穷鬼;下联:万把金钩钩来八路财神。

 

端午小长假我市旅游揽金超4亿⊙舒城筑牢文旅市场安全防线⊙两项新旅游行业标准 8月1日起实施⊙千人齐登南岳山⊙邻里守望乐融融⊙书画名家挥毫泼墨师生感受艺术氛围⊙武陟山⊙古今联趣⊙临淮泥塑(田孝琴)⊙抬杠店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
 选择年月
<2019年6月>
周日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
2627282930311
2345678
9101112131415
16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30123456
版权声明:本网尊重知识产权,任何单位、组织或个人转载本网站所发布的内容时必须注明作者信息及出处,且未经许可不得用于任何商业行为。关于版权问题,本网保留依法 追究转载者法律责任的权利。特此声明。
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:皖西日报社
皖西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、建立镜像
投稿电话:0564-3284422 投稿邮箱:news@lanews.gov.cn 经营许可证编号:皖ICP备0600264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