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05月29日  星期三
那年我高考

  朱寅

  1993年6月底,离当年高考还有不到十天的时间,不久前学校举行百日誓师大会热血沸腾的场景还历历在目,一个月前毕业会考时踌躇满志的状态也仿佛就在昨天,坐在毛坦厂中学校园正中的实验楼二楼大教室里的我,突然不想参加考试了。

  窗外,被暑热激发的浑厚悠长的蝉声,一阵阵从高大的法国梧桐树中传来。讲台上,老师们正激情洋溢、吐沫飞溅地讲解着高考模拟试卷;偌大的教室里,面色疲惫的同学们不时因老师的解题思路发出豁然开朗的惊叹声。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心神不宁。

  中午,我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、端着饭缸,穿过毛坦厂街后田地间曲曲折折的小路,回到乌龙巷里我暂住的亲戚家中。我睡了一觉,下午没有再去学校。我本想沿着山间的沙石公路随便走走,想想夏天该跟谁一起出门打工,未曾想却走上经鸡鸣岭回家的路。天气很热,路旁的水田里秧苗青青,我的身旁偶尔会有载客小飞虎轻快地驶过,有的驾驶员会大喊一声“坐不坐车”。走到牌楼的时候,我热得口干舌燥,不得不到住在那里的大舅家喝了两大缸茶水,幸好我平时畏惧的大舅并不在家,大舅妈也没有发觉我逃课的事实。翻过不算太高的雾遮岭,穿过东河口镇并不长的街道,再翻过漫长的八家岭,我到家时,还没有到下午四点。家门紧锁,邻居说我母亲正在村东的岗上锄地,而我在村小当民师的父亲还没有放学。

  母亲看到我去找她,非常吃惊,问我怎么现在回来了。看着被骄阳晒得汗湿衣衫的母亲和那一垄垄长势旺盛的黄豆秧苗,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从我脸庞滑落。我猛然觉得自己此时对高考畏惧而临阵退缩,既对不起自己十多年来在上学路上奔波的时光,也对不起母亲那为我们操劳而显得过于粗糙的面庞。我故作镇静地说是咸菜吃完了,回来拿点就回学校。母亲忙不迭地放下锄头,回家给我打了两个荷包蛋,用开水泡了一碗猪油锅巴,让我吃下;又给我用菜油炒了一茶缸才泡好的咸豆角,浇上麻油,嘱咐我到东河口时一定要坐车回去。显然,她不忍心我在傍晚时分再走二十多里山路回学校,尤其不放心我还要独自翻越漫长而险峻的鸡鸣岭。

  那天傍晚,我两腿酸痛地回到毛坦厂,实在是累了,一夜无梦。第二天清晨,在灿烂的霞光中,我背上书包朝学校走去。

  几天之后,7月5日八点,我和同学们一起,坐上开往六安的大客车。经过丰乐河上的大桥时,我打开窗户,在同座的惊呼声中,用力把书包扔到河里。

  那年8月14日早晨,天空湛蓝,艳阳高照,在一双双热切期盼的眼神注视下,我怀着激动而又忐忑的心情,从我家所在的村庄出发,走了四里多的山路到达东河口车站,第一次坦然地花五角钱买了车票,坐上开往毛坦厂的客运班车。当我走过稻花香里的机耕路、经过操场上高大的胖柳树下、穿过法国梧桐掩映的校园小径,从校长室拿到那封从华东师范大学寄来、写有我名字的牛皮纸信封时,甚至忘了与头发花白、满是笑意的校长握手,就忍不住一溜烟向车站奔去。

 

绿水青山红色六安闪耀太湖——六安·无锡文化旅游暨招商推介会侧记⊙己亥茗茶书画展开展⊙金安施桥蓝莓开摘⊙艺术交流话发展⊙那年我高考⊙我的爷爷⊙戴遮阳帽的小男孩⊙说善良⊙小小太阳花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
 选择年月
<2019年5月>
周日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
2829301234
567891011
12131415161718
19202122232425
2627282930311
2345678
版权声明:本网尊重知识产权,任何单位、组织或个人转载本网站所发布的内容时必须注明作者信息及出处,且未经许可不得用于任何商业行为。关于版权问题,本网保留依法 追究转载者法律责任的权利。特此声明。
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:皖西日报社
皖西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、建立镜像
投稿电话:0564-3284422 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 经营许可证编号:皖ICP备06002640号